首页 - 性教育案例
敌对女孩的背后
分类:性教育案例 日期:2012年05月18日 浏览数:943

    一天,我到班主任办公室安排心理普测的事情,几个老师正在聊天,看到我进去,一位老师开玩笑地说:心理专家来了,快点儿给王老师辅导辅导吧,她刚刚让学生气得够呛。原来班上有一个女生晓云在教室里乱摔黑板擦,班长告诉了王老师。王老师找晓云询问此事,没想到晓云满不在乎的说:“就是我干的,怎么着?”这种有些挑衅的口气让王老师很生气,但她还是耐心地告诫晓云:“摔坏了黑板擦会影响大家上课。班里的公物每一个同学都应该爱惜才是。”“对不起,老师,我错了。我不该摔班里的东西。”还没有等王老师说话,晓云又将手中拿的钢笔狠狠地扔在地上:“这是我自己的东西,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会影响别人。这个行了吧?”一时之间把王老师气得说不出话来。办公室的其他老师见状,纷纷帮助王老师教育晓云。这时,上课铃响了。晓云说了句:“我去上课了。”然后就转身离去。

啊?竟然有这种事?我在高一时教过晓云心理课,对她依稀还有些印象,虽然她的学习成绩不太好,但在我的课堂上表现还挺积极。我忙劝慰王老师不要生气。王老师说:“其实我也没有真生气。因为我知道晓云是一个很随性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不加掩饰,上课困了想睡觉趴下就会睡觉。近来听同学反映她有时会乱发脾气,乱摔东西,本来也没有太当回事儿,但今天班长告诉我她差点把黑板擦摔坏,我这才找她来,想问问她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哎,现在的孩子真是难管啊!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和晓云聊一聊。”

我随口答应了。但接下来的几天里由于心理普测事务繁多,我一直没有抽出时间来找晓云交流。测试结果出来后,我急忙找到了晓云的问卷,发现她的得分很高,特别是敌对分数,几乎达到了满分,在一道检测自杀倾向的题目上她也得分较高。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敌意,经常有伤害他人的想法和冲动,而且会频频想到自杀?联想到几天前她顶撞老师的行为,我马上警觉起来。于是在当天中午,我把晓云约到了心理指导中心。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精神的女孩,一头短发,显得十分干练。由于我以前给她们上过心理课,晓云见到我后并没有犹豫,很快说出了自己的困扰。

初中时晓云是个非常自卑的女孩,每天上课时甚至都不敢抬头,学习也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成绩一直很差。上了高中后这种情况才稍微有所好转,但她还是对自己的形象很自卑,认为自己太中性,不象女孩子。在同学们的眼中,晓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其实自己非常敏感,十分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晓云有三个自小就非常要好的朋友。其中一个中考时去了另一所高中,平时很少见面。另外两个人,男生晓路和女生晓薇都和自己在一个学校,而且就在一个班里。但是去年开始,晓云发现好友晓薇也喜欢上了自己喜欢的一个男生阿祥,阿祥本来和晓云关系不错,但现在却和晓薇有更多的来往。晓云因此对晓薇开始不满,加上其他一些矛盾,两人关系变得十分恶劣。曾经最好的好朋友现在却变成了自己的敌人,这让晓云感到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有时她会不能控制地大发脾气,有伤害他人或乱摔东西的冲动,经常为两个人的关系烦恼,甚至想到了自杀。前几天轮到自己值日,正当她走到讲台前面要擦黑板时,却发现阿祥跑到了晓薇座位前,不知说了句什么话,逗得晓薇花枝乱颤。自己当时感到特别气愤,于是就把手中黑板擦使劲地摔到了地上。没想到第二节课后就被老班叫到了办公室。由于自己正在气头上,对老师也有些无礼。看到老班生气的样子,当时感觉很过瘾,但是事后想到老班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照,又特别后悔。特别是几天过去了,王老师一直没有再批评她,这让她更是愧疚。她想找王老师承认错误,又始终感到不好意思。就在这时,她接到了我的邀约。

听完晓云的陈述,我的心放下一半。原来事情并不象我预期的那样,更多的严重,只是晓云的一种个人感觉,而事情的本身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但是对于正处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他们的情绪起伏波动十分剧烈,如果处理不好,也很容易酿成大祸。面对正处于激动情绪下的晓云,想到她顶撞班主任老师的情况,我担心直言以对,万一不慎会引起她的强烈反应,于是我拿出了OH卡牌,邀她一起来玩。OH卡牌是一种很好用的心理咨询工具,它的原理是心理投射,利用这样一种卡片工具,借助个体随心所欲的解读,来把堆在自己潜意识中的东西呈现出来,并在游戏中有所顿悟和整理。其作用类似于沙盘和房树人测验,但是更加简便。在进行了简单的说明和放松之后,我请她抽取了三张字牌和三张画牌,分别组合在一起,组成三幅牌。然后让她描述,在画牌上看到了什么,并且把画牌和字牌组合在一起说一句话。

在第一幅牌中,晓云说看到了沙漏和星球,看到了自己与父母和朋友在一起吃饭和生活。和字牌“攫取”联系起来,她说道:“亲情和友情不能被攫取。”在第二幅牌中,晓云看到了朋友拿着羽毛球拍,自己站在对面,两个人在打球。和字牌“违背”联系起来,她说道:“朋友认为我违背(背叛)了她,我感到很难过,很伤心。”在第三幅牌中,晓云看到两个人在开车兜风,开车的人是自己,但另一个人不知道是谁,后来她说是自己的弟弟,他才上小学五年级,但很成熟,口才绝佳。和字牌“尴尬”联系起来,她说:“我开着车时如果遇到他们两个在约会,会感到很尴尬。”从晓云对牌的解读上可以看出,她对晓薇抢走自己男朋友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难以放下。

围绕着她看到的内容,我和晓云就她最有感觉的第二幅牌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画面上的这个人是什么样的形象?她有着什么样的性格?她的情绪怎么样?怎么样她才能变得更好一些?一切都是在说画牌,在探讨图画。但我们两个的心里都清楚,我们所探讨的就是她自己的内心。经过一番交流,最后,她说:现在我的心情平静多了,原来如果想到这些事情可能就会跑到教室后面去砸橱柜上的锁,而现在,我觉得我已经能比较淡定了,谢谢老师。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终于完全放下来了。我知道,这次交流比较成功,但是我也知道,正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们情绪很不稳定,为了进一步巩固效果,我问她:“你想在哪些方面让自己有所转变?为了实现这些变化,你会怎么做?怎么样才能让我知道你做到了?”她想了一下,说:“现在我最想改变三点。一是给王老师道歉,请她原谅自己的任性和冲动。二是改变自己的形象,留起长头发,让自己更象个女生的样子。三是把注意力转移到学习上,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看着她开心地离去,我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喜悦。

                                                       来自:济南九中 石建军

电话:028-88423095,028-88423125

地址:成都市龙泉区十陵镇成都大学

邮编:610036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