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期交往
失恋心理及调节
分类:青春期交往 日期:2012年06月13日 浏览数:3767
  恋爱过程实质上是彼此有好感的男女双方通过接触,增进了解,以考察双方是否适合结婚并共同生活终生。在恋爱过程的任何阶段,其中一方发现对方不是自己理想中的伴侣,双方不适合一起生活,那么选择分手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一)失恋后面临的心理困扰

失 恋毕竟是生活中的一个负性事件,它会给当事人带来相当的心理困扰和痛苦体验;心理困扰和痛苦的程度因人而异,但有些困扰对个体影响相对要小,随时间流逝会 逐渐淡化;但有些困扰如果不进行调节,则会对个体产生长久的负面影响。失恋后产生的主要心理困扰主要有失去恋人和爱情后的失落感;恋爱期生活常规打破后的 不适应;对失恋的不合理认知导致的挫折感。

1.失去恋人和爱情的失落感

个 体对自己曾经拥有并希望一直拥有的东西,一旦失去都会让人一时难以接受。恋人的离去和与之伴随的爱情的破灭,对失恋者而言无异于失去生命中极为宝贵的东 西。失恋,通常是指被动失去恋人与爱情,而非主动放弃一段感情。对于主动放弃者,曾经的恋人和爱情不再让自己留恋,或因各种原因不值得自己再保留,而自己 是主动做出这个选择的,因此可能会有一时内疚感,但更多的是如释重负;失恋者直到关系结束时,对恋人和曾经的爱情还有着深深的眷恋,因对方的放弃而不得不 接受结束关系的现实,所以失恋者都会有强烈的失落感并因此而感到痛苦。

如果失恋后只有失去的痛苦,那这种痛苦能持续的时间并不会太长;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另一段感情的产生,这种痛苦也就逐渐淡化了。

2.生活常规打破后的不适应

无 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结束恋爱关系的一方,在结束关系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都会面临往常生活常规打破后的不适应。恋爱以后,恋人们通常在固定的时间里有两人的共 同活动和安排,久而久之已经形成一种生活常态;这种常态在结束恋爱关系后被打破,会使双方在新的生活秩序建立起来以前有空虚落寞之感。这种感觉有时会给人 以错觉,觉得是还爱着对方的表现;即使是主动结束关系的一方,也会因此怀疑自己是否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生 活常规打破后的不适应是双方都在承受的一种痛苦,只是被动结束关系的一方——即失恋者更为强烈而已。主动结束恋爱关系的一方,对此是有一定思想准备的,对 调整这种状态更为积极主动,摆脱困扰也较快;而失恋者对此准备不足,痛苦程度也更深,对调整自己的状态比较消极,有时会很久都不能振作起来。为了摆脱空虚 落寞的痛苦,甚至匆匆开始一段草率的感情。这个问题的解决其实也简单,只要失恋者建立起新的生活秩序,特别是把精力和时间投入到学习、工作或集体活动中, 消极情绪很快就能得到纠正。

3.对失恋的不合理认知导致的挫折感

恋爱的结局不外乎两个:走进婚姻或分手,所以失恋尽管是生活中的负性事件,但也应该是很平常的事情,是双方不断选择的结果。但当事人不会这么看,他们对失恋的解读中包含了大量的不合理认知,从而加剧了失恋所导致的挫折感。

有学者认为,大学生失恋时产生的认识偏差有以下几种:

1)我不够好,所以被抛弃;

2)我痛苦证明我对他(她)的爱不可改变;

3)我不能放弃。只要继续付出感情,或只要恳求他(她),我就能重新得到爱;

4)男人(或女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以后还是少爱为好;

5)真爱一生只有一次,我不可能再去爱别人,生活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以 上五种不合理认知是很有代表性的,对失恋缺乏理性认识的人极易产生这类极为偏激的观念,它使对爱情抱有美好憧憬的年轻人在感情受挫后走向另一极端,丧失对 异性的信心,对爱情也由憧憬到怀疑。这不仅使人失去追求爱情的动力,甚至可能在今后的婚姻中,缺乏夫妻间应有的信任,影响婚姻质量。失恋,尤其是对方提出 中止关系的失恋,也易让失恋者产生“被抛弃”的挫折感,对关系结束的归因也是“我缺乏魅力”,这种自我否定足以摧毁个体固有的自信,而导致深深的自卑感, 其杀伤力也是最强的,易导致心理危机。

(二)失恋心理的认知调节

失恋后产生的不合理认知当中,容易导致心理危机的就是由此产生的自我否定;影响深远的是对异性和婚恋的悲观看法。针对这两方面,个体失恋后进行通过认知改组,实现失恋心理的调节尤其重要。

1.质疑“我不够好,所以被抛弃”,代之以“我们不合适,所以选择分手”

恋 爱,实质上就是彼此有意的男女通过进一步接触,深入了解对方并加深感情的一种交往形式。如果恋爱期间发现彼此并不合适,确定对方并非自己理想的伴侣,那选 择分手是一个理性的决定,是让双方重新拥有选择机会的行为。被动结束关系的一方因此而体验挫折感实属正常反应,毕竟恋爱失败了;但将其归因为自己做人的失 败就是认知偏差了。恋爱不成功,未必就是谁有过错,多数情况只是双方不合适而已;主动提出分手的一方也只是为了重新选择合适的对象。

根 据这个思路,失恋者要与自己的不合理认知展开辩论。如,质疑自己原有的不合理认知:“一方主动退出恋爱都是因为另一方不够好,是吗?”失恋者会发现这是个 站不住脚的命题;再进一步深入反思:“那可能会有哪些原因呢?”失恋者会发现有多种可能;再进一步思考:“为什么我一定认为是自己不够好导致分手呢?会不 会有其它可能?哪个可能性最大?”通过辩论与反思,失恋者的判断能够回归理性,不再因失恋而自责自卑。

2.质疑“男(女)人没一个好东西”,代之以“他(她)只是想重新选择”

恋 爱中止,如果不是外力影响,只是当事人自己的选择,那就只是想结束一段不合适的缘分。但是很多情侣的分手都会是在一系列争吵和冲突之后,因为彼此不合适是 潜在的,却以冲突的方式显现出来。这种冲突会积累一些敌意,这就使失恋者把自己承受痛苦这笔帐算在对方头上。一直以来,因为女性的弱势形象,由男方提出终 止恋爱关系,女方难免会有“秦香莲”式的哀怨,产生“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强迫观念;如果是由女方提出来的,男方会难以接受自尊心的打击,而以“势利”或 “忘恩负义”等缘由归罪于女方。持这种观念的失恋者甚至在冲动之下可能产生伤害对方的意图和行为。

为 此,失恋者需要与这种情绪化的不合理认知展开辩论。可以向自己提一些夸张的问题,把失恋者的认知偏差以漫画式的手法表现出来,放大给自己看,如:“你认为 你的前男(女)友是个恶棍,对吗?”“如果他(她)认为你们将来生活在一起不幸福,也不能提出分手,否则就不是好人,对吗?”“占世界人口一半的男(女) 性都是坏人,对吗?”这样促使失恋者反思自己在失恋之后的偏激看法,回归理性评价,减轻或消除仇恨心理。

当失恋者原有信念开始动摇,并逐渐形成正确观念时,不能就此止步。当前问题的解决只是一个初步目标,更重要的是促进失恋者的成长,形成理性看待挫折的正确视角,要让其明白过去习惯性的不合理认知是困扰自己的根源,使其有实现认知改组、促进人格成熟的动力。

                              来自:摘自《人际心理透视》(苟萍著)

电话:028-88423095,028-88423125

地址:成都市龙泉区十陵镇成都大学

邮编:610036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