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进展
第14组志愿者第七次手记
 日期:2013年05月11日 浏览数:553
日期:2013.5.6
成员:张学梅、王广泽
记录人:张学梅
  5月6日,今天上午到医院,看到婆婆没有像往日那样躺在床上输液了。婆婆的身体康复得不错,脑内的积血已经在自我吸收了,胸腔的疼痛可以只靠药物帮助恢复了。这是非常令人欣喜的事儿。
  婆婆的心理没有身体恢复的好。现在婆婆不说话的时候,一张脸上布满了悲伤,表达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以前她还担心自己的病情,担心房屋的修建,现在没有再提这些了。除了刚刚得知儿子丧生那天泪流不止外,这几天都是强颜欢笑,压抑自己的悲痛,整张脸上有说不出道不清的愁和痛。和大家聊天,也聊家里的事,但不再是邻里的事主要是自己家里的一个儿子在干嘛的事。说着说着她就会转移话题说:“如果是头天去大邑看病,不等孙女婿开车接送,不就不会遇到地震把石块震下来把自己砸成重伤,把儿子砸死了吗。”过了一会儿又说:“要是那天不去看病是否儿子就不会死了呢”,还一边用手抚平身旁的床单一边说:“当时儿子就坐在我边上”。可见婆婆在否认事实,还在拒绝接受现实。我作为一个心理志愿者暂时只能给予她发泄悲伤情绪的空间,倾听她的诉说,陪伴着她。
  我还记得前天她哭着说:“走在儿女前面才是福”,这句话太过真,太过痛了,令我怎么都难以忘怀。这时我想起了5月3日,我去看大爷的时候,护士正在帮大爷拆除4月20号在雅安缝针的线。大爷头上五处都被划开了口子,我看到大爷龇牙咧齿的,但是大爷都没有吱声儿,我也就没有感觉到大爷正在经受怎样的痛。无意中走进,我看到了大爷头上的汗珠子布了满头,我帮忙挪动大爷靠着的枕头让护士更好地拆线的时候,我手碰到大爷的衣服,大爷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这时护士问大爷痛不,大爷说:“痛也要忍着,你拆吧,我痛也不叫”。虽然大爷经受的痛和婆婆经受的痛是不等质的,但我也很是感到了大爷的坚强,一个77岁老人的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