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进展
第14组志愿者第四次手记
 日期:2013年05月16日 浏览数:581
日期:2013.4.30
成员:张学梅、王广泽
记录人:张学梅
    4月28日,今天上午我到医院的时候,婆婆还在睡觉,但是睡觉的面容比昨天好了许多,我感到自己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我和婆婆像是连为了一体,她情绪低落的时候,我会自然而然的想办法去和她说话,希望自己能疏导她的悲伤情绪,一点点也行。她情绪稳定的时候,我也就跟着舒缓了。
  今天下午医生通知婆婆去照CT,婆婆坚持自己颤颤巍巍地走了几步。她很是担心自己的病情,很想自己马上就痊愈出院回家。我很清楚她为什么比其他地震伤员急着回家,即使在聊天时,话题也主要是她家的事和周围邻里的琐事。我知道是她在担心自己大儿子,是在担心自己的猜想是否是真的,一方面她感知到的事实是儿子出事了,一方面她又矛盾地想说服自己大家都说没事那就没事。再矛盾她也想自己亲自看一看儿子,所以很想回家,聊的事也是家里的事。
  4月30日,今天下午我一进入病房就看到婆婆坐在椅子上,我感到好高兴啊。从4月23日以来她一直都是躺在床上,刚开始自己完全无法动,胸腔痛即使是咳嗽都痛,头晕看天花板都是黑黢黢的一片还转一转的,后来自己能翻身了,头也不是很晕了,还能摆动头部了,现在就能慢慢坐起来走下病床到椅子上去坐一会儿了。身体的康复总是快于心理的康复,虽然婆婆的精神状态还是不错,但是很明显的是她的脸上依然堆满了伤痛。她担心,她焦虑。担心儿子的安危、担心自己加重家里带来负担。
  我不得不承认的是环境的影响力也是很大的。婆婆的病房住了一个汶川地震的病人,晚上聊天的时候她给婆婆说了他们地震过后的房屋要自己出钱修,政府只是给了1万多,这点钱修地基都不够,还怎么修房子呢。第二天我一来,婆婆的焦虑的对象有多了一个。我告诉她,现在是五年后,房屋重建的具体方案还没有出来,国家会考虑周全的,比如现在国家出钱出力让大家住在四川省最好的医院治病,用的都是好药,我们能做的就是安心养病。
  这几天我感受到了经历灾难过后的婆婆的不安和焦虑,感受到了心理的伤比身体的伤更难愈合,体会到了环境对一个心理有创伤的人是何等的重要。